Hoot

徐自強的練習題

7/7/2017 · 我們到底相信性惡,還是性善;懷疑一個人的時候,是有罪推定,或無罪推定;我們或許不會遭遇這麼離譜的冤案,但當我們經歷所有人的不信任,又該如何去面對?

徐自強的練習題 Condemned Practice Mode. 5.5K likes. Movie 跟短片版相比,對司法陋習有更清楚的刻畫、對相關證據有更詳細的介紹、對主角的過往生活及心路歷程有更細節的交代,而且,包含了更多徐家人對這個過程的感覺,以及法律專家對司法的期許。

4.9/5(70)

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(英文:Condemned Practice Mode),是臺灣導演紀岳君的紀錄片作品。

产地: 臺灣

2015 新北紀錄片首獎|2017 台北電影獎記錄片入選|2017 台北電影節觀眾票選獎-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。 08/11(五)全台上映。 ---------以下有雷慎

21/8/2017 · 紀錄片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講的是一樁1995年勒贖撕票案,徐自強被其中的2名嫌犯指為幕後主使,而在沒有直接證據、甚至有不在場證明和其他合理推論之下,他仍在監獄待了16年。70多位法官判定有罪,7度被判處死刑、2次無期徒刑。直到2016年的

21/8/2017 · 「無罪!」、「無罪!」下雨的夜晚,一群人撐著傘手持蠟燭,在台北看守所前一遍又一遍地喊著口號,他們在等待一個叫做「徐自強」的「死刑犯」。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正是以徐自強為主角的紀錄片,榮獲2017年台北電影節

作者: 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

在媒體上或許經常聽聞司法改革的議題,但總是驚鴻一瞥、難求甚解,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以很仔細、很平易的方式,讓就算完全不懂法律的觀眾,也能走進一個案件實例,親自

9/7/2017 · 台灣首部躍上大銀幕的冤獄紀錄片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,8日在台北電影節世界首映,許多觀眾在看片時都感動落淚,紀岳君導演也在映後座談時,一度哽咽到說不出話來。 該事件發生在1995年的徐自強擄人勒贖撕票案,是台灣幾起知名的冤獄案。

7/7/2017 · 徐自強是一位被關了16年的冤獄當事人,也曾經是一位面臨槍決的死刑犯;不懂法律的紀錄片導演紀岳君則在因緣際會下展開長達5年的拍攝之旅。 因為1995年的一起擄人勒贖撕票

2.8/5(10)

二十年這一路,相信對他的改變很大,這不只是一個人的練習題,還反映了我們人生的大哉問,對人生人性法律制度的疑問和迷惑,徐自強本人說得很好,雖然法律還他清白了,但也只是法律,真相永遠說不

二十年這一路,相信對他的改變很大,這不只是一個人的練習題,還反映了我們人生的大哉問,對人生人性法律制度的疑問和迷惑,徐自強本人說得很好,雖然法律還他清白了,但也只是法律,真相永遠說不

在媒體上或許經常聽聞司法改革的議題,但總是驚鴻一瞥、難求甚解,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以很仔細、很平易的方式,讓就算完全不懂法律的觀眾,也能走進一個案件實例,親自

9/7/2017 · 台灣首部躍上大銀幕的冤獄紀錄片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,8日在台北電影節世界首映,許多觀眾在看片時都感動落淚,紀岳君導演也在映後座談時,一度哽咽到說不出話來。 該事件發生在1995年的徐自強擄人勒贖撕票案,是台灣幾起知名的冤獄案。

先講一個壞蛋的故事:民國84年一件擄人勒索且撕票的案件,抓到兩個嫌犯,透過他們的自白,又咬出了另外三個共犯,其一人逃亡泰國,一年後死了,另一大概是虛構人物,最後一人叫徐自強,被抓的兩個人

8/8/2017 · 榮獲2017年台北電影獎「觀眾票選獎」的冤獄紀錄片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7日晚間在台北光點華山電影館舉辦首映會,事件當事人徐自強對於自己的故事搬上大銀幕表示,希望藉由自己的遭遇告訴社會大眾,台灣不能再有下一個「徐自強」出現。

徐自強是一位被關了16年的冤獄當事人,也曾經是一位面臨槍決的死刑犯;不懂法律的紀錄片導演紀岳君則在因緣際會下展開長達5年的拍攝之旅。 因為1995年的一起擄人勒贖撕票

幕迷是一群相信著看電影不只是純屬娛樂的人。如果你也是幕迷,歡迎加入我們。 簡單登入網站,馬上開始分享你的電影心得觀點!

「徐自強案」發生在1995年,那是個司法「受干涉、會貪污、品質草率」的司法黑暗年代。那一年民間司改會成立,那時徐自強與司改會雖互不相識,但命運因司法而交集。四年後,司法院在1999年召開兩天的全國司法改革會議,百位法律菁英討論「人民

1995年黃春樹命案徐自強被其中的兩名嫌犯黃春棋、陳憶隆供稱為幕後主使,而在審判過程中歷經70多位法官認為徐自強有罪,並7度被判處死刑、2次的無期徒刑纏訟了21年之久

31/10/2015 · 不只是拍片而已!受徐自強一案啟發拍攝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紀錄片,並在上月十五日剛獲新北紀錄片首獎的導演紀岳君表示,將以改編台灣的冤案故事設計成「實境遊戲」(ARG),讓遊戲的參與者以角色扮演(RPG)的形式,在冤獄遊戲體驗中讓

8/8/2017 · 榮獲2017年台北電影獎「觀眾票選獎」的冤獄紀錄片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7日晚間在台北光點華山電影館舉辦首映會,事件當事人徐自強對於自己的故事搬上大銀幕表示,希望藉由自己的遭遇告訴社會大眾,台灣不能再有下一個「徐自強」出現。

圖片說明:專訪當天紀岳君導演與徐自強於司改會/圖攝 酸鼻子看完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那晚,雷光夏的歌聲還在,幾個思緒就這樣鑽了出來。

問到導演紀岳君為何要拍攝涉及司法等艱深難懂的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?他笑說竟是資深記者學長的一通電話才讓他「下海」。「當初被騙了!」記者出身的他說:「但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案子,從資料上看,他是被告的親戚跟朋友,另外他還有賭博

23/8/2017 · 「徐自強案」發生在1995年,那是個司法「受干涉、會貪污、品質草率」的司法黑暗年代。經過了20年,2017年的司改國是會議中,繼續討論著20年前未竟的議題,紀錄片讓我們記得徐自強,記得走過的這20年司改史,國家、人民和司法官們也應永不

6/9/2017 · 失去自由的開始 本來正和妻兒共享出遊天倫之樂的徐自強,不得不獨自藏匿於九份的危樓陋巷。即使心中非常掙扎,但在那個年代,人人都說進了警局等於判刑,沒有自白,警察也會刑求到認罪為止。 就如同徐自強在片中所說,整個司法程序就

圖片說明: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電影海報/穀得電影有限公司 提供若真相迷離,又該如何相信?「希望20年這場夢,能到今天可以趕快醒

紀錄片導演紀岳君,前後紀錄了徐自強長達5年,他起先和一般民眾心態相同,認為法院不可能隨便判人死刑,徐自強必然參與了犯罪。然而紀錄越深,持續挖掘這段故事的他也產生了疑惑,在大量閲讀司法單位的訊問、審判內容,從中找出不少矛盾處

徐自強的練習題 / Condemned Practice Mode 臺灣 在今年的台北電影節打敗其他所有電影,一舉奪得「觀眾票選獎」的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,再一次用紀錄片的形式,來呈現出

徐自強 Hsu Tzu-chiang Fanpage. 5,878 likes. 徐自強是台灣著名冤錯案件受害者,歷經過5次非常上訴、1次釋憲、7次死刑宣判、更審9次、在1.368坪死囚房待了16年。從1995年捲入案件,直到2016年才迎來了清白,成為自由人。

這20年是一場夢該有多好?這是我看完紀錄片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第一個感想。因為這過程真的太痛苦,痛到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。被關了16年冤獄的徐自強曾是一名面臨槍決的死刑犯,1995年一起擄人勒贖撕票案他被兩名嫌犯指稱為幕後主使,而這兩人是

徐自強的練習題 / Condemned Practice Mode 臺灣 在今年的台北電影節打敗其他所有電影,一舉奪得「觀眾票選獎」的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,再一次用紀錄片的形式,來呈現出

圖片說明:專訪當天紀岳君導演與徐自強於司改會/圖攝 酸鼻子 看完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那晚,雷光夏的歌聲還在,幾個思緒就這樣鑽了出來。即便還摸不著頭緒,卻有兩個清晰可見的影像「碰!」一聲迎面撞上,定眼一瞧才發現那不就是蒼蠅與蜜蜂嗎?

榮獲今年台北電影獎「觀眾票選獎」的冤獄紀錄片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於7日晚間在台北光點華山電影館舉辦首映會,影片男主角徐自強對於自己的故事放上大銀幕時感慨地表示,「經過這件事讓我發現我對這個

徐自強是一位被關了16年的冤獄當事人,也曾經是一位面臨槍決的死刑犯;不懂法律的紀錄片導演紀岳君則在因緣際會下展開長達5年的拍攝之旅。 因為1995年的一起擄人勒贖撕票

6/9/2017 · 徐自強,跟你我一樣,都是一位平凡的普通人,他也擁有父母;妻小,和還過得去的收入。但在1995年9月26日這看似無恙的一天,掀起了滔天波瀾,他看到自己的照片被到處張貼,警方正在全力緝捕「殺人犯」徐自強。 本來正和

23/8/2017 · 「徐自強案」發生在1995年,那是個司法「受干涉、會貪污、品質草率」的司法黑暗年代。經過了20年,2017年的司改國是會議中,繼續討論著20年前未竟的議題,紀錄片讓我們記得徐自強,記得走過的這20年司改史,國家、人民和司法官們也應永不

因為1995年的一起擄人勒贖撕票案,在沒有犯案直接證據下,徐自強成為16年冤獄的當事人。經歷70多位法官審判,7度被判處死刑、2次無期徒刑,在2016年的更九審時獲判無罪。纏訟21年之久,徐自強辛苦地做著生死交關的人生練習題,而這場尋求真相的

【正式預告】 沒有直接證據、沒有在場的證明, 他僅因為同案被告的一句自白而做了16年冤獄。 沒想到要證明自己沒有做一件事情,也要用盡氣力。 這是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 8月11日準時交卷。– 台北電影獎

16/7/2017 · 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講述徐自強十六年的冤獄人生。 (穀得提供) 時代塑造了電影,電影也以影像回應著時代。有些電影生逢其時,遂成為時代的鮮明標記。甫獲得台北電影節社會公義獎的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,就是這樣的

徐自強是一位被關了十六年的冤獄當事人,也曾經是一位面臨槍決的死刑犯。漫長的審判過程中,七十多位法官認為他有罪,曾七度被判處死刑、兩次無期徒刑,徐自強辛苦做著生死交關的人生練習題,即使身處深淵,依舊對人性及司法改革抱著信心。